交通强国文化建设的价值取向

[2024-04-01 09:20:12]

《交通强国建设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指出,建设交通强国,是面向未来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先行领域,是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支撑,是做好交通工作的总抓手。

《纲要》明确了新时期交通现代化建设和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目标、阶段目标、战略路径,彰显了交通现代化建设和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准则、价值取向、价值目标,借鉴了世界交通发展的新理念,吸纳了现代交通文明的新成果。

 /发达国家交通战略调整的理念及价值取向/

发达国家交通战略调整的上一个时间节点是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其交通价值观指向明确,即继续提高交通发展的正外部性(指在经济活动中,一个经济行为个体的活动使他人或社会受益,而受益者无须为此支付任何代价),强调减少交通发展的负外部性(指一个人的行为或企业的行为影响了其他人或企业,使之支付了额外的成本费用,但后者又无法获得相应补偿的现象。

继续提高交通发展的正外部性,包括提高交通运输的机动性和可达性;注重满足少数群体、特殊群体和弱势群体的交通需求;促进国民经济的增长和对外贸易的发展;保障客货运输安全,支持国家安全战略。

减少交通发展的负外部性,重要强调减少交通事故伤亡人数和财产损失;减轻交通发展对生态的破坏和对环境的污染;降低交通发展对外部资源的占用与消耗;减轻交通运输对外来燃料的依赖程度。

美国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先后出台了4份有关交通运输发展的指导性文件《美国交通部1997至2002财政年度总体发展计划》《美国交通部2000至2005年战略计划》《美国交通部2003至2008年战略计划》,以及由美国国家科技委员会联邦运输咨询小组提出的《2050年综合运输系统发展构想》。前三份文件在战略上具有继承性、创新性,后一份文件则只能算是一个大胆、理想化的设想。

《美国交通部2000至2005年战略计划》提出提升战略思维“4N”(新思路New ways of thinking、新方法New approaches、新政策New policies、新战略New strategies)。战略目标为“2S+4I”,即安全(Safe)、可持续(Sustainable)、国际通达(International in reach)、方式多样(Intermodal in form)、技术智能(Intelligent in character)、服务周到(Inclusive in nature)。整个战略的主要内容也有鲜明的指向,交通发展的外部性,或者说外溢效应,包括提高运输安全,提高运输机动性,促进经济增长,改善自然环境,保障国家安全。美国交通部的发展价值取向强调毫不动摇地保障国家安全。这些价值观对我国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美国交通部2003至2008年战略计划》指向,包括更安全(safer)、更便捷(Simpler)、更智能(Smarter)目前,我国各层面的文件也同样强调安全、便捷和智能。

《美国2050年综合运输系统发展构想》(能及时、经济地在任何时间将任何人、任何物运至任何地点的国家综合运输系统;没有人员伤亡的运输系统;不依靠国外能源且环境友好的运输系统)是宏伟而大胆的战略构想,凸显了美国政府对交通发展的价值取向,是一个连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修建州际公路系统从而将美国改造为机动社会的构想都不能企及的新构想,充分体现了战略性、前瞻性。

相近时期,日本发布的相关的政策文件和报告(《日本运输政策白皮书1998》和《日本运输经济报告1998》),也表达了类似的重要发展取向,例如安全。

在欧洲一些国家的白皮书中同样可以看到,发展目标、发展内容和政策保障措施都凸显了价值取向,例如构建相互平衡的运输方式,解决交通运输瓶颈的问题、应对全球化,以及用户至上等,这也是近年来我国面临的课题。欧盟一直将交通发展问题作为共同协商的重点。为在新世纪使欧洲共同的运输政策实现真正的转变,欧盟委员会于2001年9月12日通过了《2010年欧洲运输政策白皮书》。该白皮书制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2010年欧洲交通运输发展行动计划,确立了未来欧洲交通运输发展的重点,主要包括4个方面战略或政策,有关的具体措施有60多条。

欧洲运输政策的调整,包括重构各种运输方式之间的平衡,改进公路运输质量,复苏铁路运输,控制航空运输的增长,实现“欧洲天空一体化”,适应海上运输和内河航运系统,以及实现各种运输方式的连接(马可·波罗计划);解决交通运输的瓶颈问题;把用户置于运输政策的核心,提高公路运输安全,协调并规范税费制度,明确用户的权利与义务;应对运输全球化(伽利略计划)。

进入21世纪,国外交通发展的核心价值(指导思想)发生了重大转变,主要着眼于国家核心利益(支持服务国家安全战略),国家战略利益(确保经济安全、能源安全、环境安全)和国家重要利益(增进公民机动性、可达性、安全性、可支付性)。

总体而言,发达国家的交通发展观体现六方面特征:一是与时俱进,凸显国家利益取向;二是放眼全球,致力国际通达;三是以人为本,珍惜生命安全;四是便捷高效,体现普遍服务;五是节能环保,追求永续发展;六是适度干预,加强政府管制。

 / 我国交通强国建设的战略沿革及价值取向 /

笔者认为,历史就是文化,各阶段战略实践,体现了审时度势、与时俱进,抓住机遇、深化改革、加快发展、改进提升的理念和思维,即价值观、方法论。

改革开放初期,交通发展的主要价值取向,是要尽快改变落后的交通面貌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严重制约。那一时期交通运输是国民经济中一个突出的薄弱环节、制约瓶颈。

原交通部部长、党组书记李清在任时期,交通发展观主要是改善极为落后的交通生产关系,发展严重低下的交通生产力,包括放宽搞活交通运输市场,确保有路走车、有河走船。这一时期,《国家干线公路网(试行方案)》(1981年)发布,国家干线公路网“五纵七横”开始规划。

到了原交通部部长、党组书记钱永昌在任时期,行业开展了多项政策创新,形成了“部门、行业、地方一起干,国营、集体、个人一起上”的加快交通建设的新局面。这一时期开始提高养路费征收标准,开征车辆购置附加税,提出“贷款修路、收费还贷”。1989年全国交通工作会议提出了“三主一支持”战略构想,从“八五”开始,用几个五年计划的时间,在发展以综合运输体系为主轴的交通发展总方针的指导下,建设公路主骨架(“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水运主通道(沿海及内河“两纵三横”),港站主枢纽(20个沿海枢纽港、23个内河港、43个公路站场),交通支持保障系统(现代化信息导航、人才培养和科研工作、安全保障系统和行业行政管理手段建设)。

原交通部部长、党组书记黄镇东在任时期,行业着力推进体制改革,加快规划实施,包括狠抓项目前期工作,特别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交通行业抓住党中央、国务院采取扩大内需方针的机遇,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了交通基础设施的投入,大力推进“三主一支持”发展规划的实施。1989年制定“三主一支持”战略规划,计划用30年左右完成,实际2002年基本完成。

这一时期,行业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体制改革,大量企业与原交通部剥离,港口体制下放地方,投融资结构调整,出现了新型投资形式,例如转让经营权、股份制、BOT等,形成“政府投资、地方出资、社会融资、利用外资”的格局。

组织制定《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交通进入新发展时期,高速公路建设的直接、间接效益得到实践证明,建设需求愈加旺盛,且建设阻力越来越小。随着交通建设,产业、经济、城市得到发展,充分体现出了交通的基础性、先导性,行业提出加快建设进程,力争2000年缓解改善、2020年基本适应、21世纪中叶实现交通现代化。

原交通部部长、党组书记张春贤在任时期,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时代背景下,行业提出大力支持农村公路建设,把农民兄弟从泥泞中解放出来。那一时期的价值观非常朴素,体现了交通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同时,《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7918网”)出台,交通迎来了大建设、大发展的新机遇。

交通运输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盛霖在任时期,交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战略高度进一步调整。行业提出交通由传统产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战略。发布了《发展现代交通运输业指导意见》,正式提出“现代交通”的概念内涵,以及战略目标、战略任务、战略举措,影响深远。

同时提出“三个服务”(即交通发展要服务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全局、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服务人民群众安全便捷出行),是三种文化的表达。今天《纲要》中“三个转变”(推动交通发展由追求速度规模向更加注重质量效益转变,推动由各种交通方式相对独立发展向更加注重一体化融合发展转变,推动交通发展由依靠传统要素驱动向更加注重创新驱动转变),在当时已有了基本的概念和雏形,后来在文化价值取向中不断完善。

在发展认识上,要坚持“四个审视”;在发展宗旨上,要做到“三个服务”;在发展目标上,要发展现代交通运输业;在发展方式上,要实现“三个转变”;在发展路径上,要勇于“四个创新”,走创新发展之路;在发展重点上,要推进“五个努力”;在发展效果上,要促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发展。

笔者认为,这一时期我国现代交通发展具备了较为完整的文化价值。

交通运输部原部长、党组书记杨传堂在任时期,交通发展的背景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始进入“新常态”,即发展速度,增速下降;固定资产投资,增幅下降,资金压力加大;运输生产,高端出行和高附加值运输增长;资源环境,刚性约束加强,生态环境压力加大。这一时期提出了《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和“四个交通”的发展战略思想。“四个交通”的核心是综合交通,关键是智慧交通,引领是绿色交通,基础是平安交通,都是重要的交通发展观。同时,交通改革进入攻坚期,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出台了《交通运输部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意见》和一系列深化改革文件,以调整交通生产关系。2019年9月1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交通强国建设纲要》。

应该说,各个阶段的交通战略实践,体现了审时度势、抓住机遇、改进提升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新中国成立以来,几代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建成了交通大国,正在加快建设交通强国。交通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开路先锋。

交通成为中国式现代化的开路先锋,对交通发展的定位和使命给出新的诠释。这是交通强国文化建设的重要价值主张;高度概括了新时期交通发展的使命责任;高度概括了交通现代化的价值准则、价值取向、价值目标。

本文整理自2023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江城交通夜话:交通文化与政策论坛”作者的同名报告

上一篇:公路文化的发展与思考
下一篇:交通文旅融合打造现代服务新业态 激发内需繁荣消费

分享到: 更多 0